當前位置:首頁 > 玄幻魔法 > 回到三國的特種狙擊手

第2124章 速效

    王燦對于醫術,其實不甚了解。畢竟沒有系統學習過醫術。可是這簡單的感冒發燒,王燦卻是知道的。王燦自己先看了看李承乾的癥狀,確認就是感冒發燒,不過王燦卻是詢問了營帳中的醫師,醫師診斷的結果,也是李承乾是風寒,只是發燒不退,才導致情況危險。

    王燦大致確定了李承乾的病情,他心神沉入系統中,直接兌換了一盒阿莫西林、阿司匹林和三九感冒靈。

    實際上李承乾的病癥,或許只需要三九感冒靈即可。不過王燦卻是兌換了阿司匹林專門退熱,以及阿莫西林消炎殺菌,再加上感冒靈三管齊下。

    王燦當著李靖等人的面,直接就憑空取出。

    這一幕,驚呆了李靖等人。

    王燦卻是沒有去管。

    對王燦來說,他已經過了喜歡人盯著的階段,所以王燦根本不管其他人的眼光。他按照介紹書中的計量,安排人讓李承乾吃了。

    喂了藥物后,王燦便看向了李靖,吩咐道:“李總管,太子已經服藥。眼下,先等一等。只要燒退了,一切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靖點了點頭,帶著王燦離開。

    李靖專門設宴為王燦接風洗塵,王燦自是沒有拒絕。畢竟,這是李靖的一番好意,等到酒宴結束,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時辰。

    “報!”

    這時候有士兵進入。

    士兵徑直來到李靖的面前,稟報道:“總管,太子的燒已經退了。如今,也終于是沉睡下去,據醫師說,應該沒有什么大礙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”

    李靖一聽到后,接連說了三個好字。

    他只覺得無比的慶幸。

    得虧救回了李承乾。

    李靖都無法想象,如果李承乾真的死在了吐蕃這戰場上,消息傳回了朝廷,他該怎么向李世民交代,估摸著只能是自裁謝罪了。

    他承擔不起后果。

    李靖看向王燦,站起身,端起酒樽,道:“王先生,太子的病情,多謝你了。這一次,太子的病情得到控制,老夫承了王先生的情。如果沒有王先生,我也難辭其咎。”

    王燦說道:“李總管客氣了,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。畢竟,太子也稱呼我一聲先生,認我為老師,所以太子的安全,我自然是不能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李靖道:“不管如何,我都承王先生的情。雖說太子的病情,是天災,是沒有辦法控制的。但太子在軍中,我就得確保太子的安全。太子有任何的異狀,那都是我的問題。這一點,那是毋庸置疑的。所以,老夫感激王先生不遠千里來隴右道救治太子。”

    王燦笑了笑道:“客氣了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王燦繼續道:“李總管,聽陛下說,如今和吐蕃開戰,軍中有諸多的將士,都是感染了風寒。甚至于,因為一時間無法治愈,甚至許多人高燒不退,已經導致許多人病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李靖嘆息道:“事到如今,已經病死了一百六十八人。所有病死的人,老夫都是直接焚燒掉的。甚至于如今所有患病的將士,都是隔離看押的,確保不會繼續傳染。”

    說起染病的士兵,李靖頗為無奈。

    他解決不了問題。

    至于請王燦出手的事情,李靖提都沒有提。因為李靖先入為主的認為,王燦之所以能治好李承乾,那是因為王燦的手中有靈丹妙藥。

    這樣的丹藥,必然絕世難尋。

    不可能救治無數士兵。

    所以李靖根本媒體。

    王燦又說道:“如今軍中,有多少人感染了風寒感冒。”

    李靖道:“如今還有四百九十八人感染,而且許多人都在發燒中。因為高燒不退,所以眼下病情根本降不下來,最重要的是,也沒有人敢去貼身照顧。所以眼下的局勢,很是艱難。”

    王燦道:“四百九十八人,倒也不是太多。這治療起來,也不是特別復雜。”

    李靖頓時震驚了,臉上一臉不可思議的神情。

    老臉都掛不住了。

    李靖道:“王先生,你能治愈軍中所有的將士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燦笑著點頭。

    李靖雙手合攏,再度拱手向王燦行禮,道:“王先生,拜托您了。軍中四百九十八人的性命,便拜托您了。”

    王燦心神沉入系統,掃了眼他的萬能點,雖說此前消耗了許多,但如今,已經又趨近了四百萬點,而阿司匹林和三九感冒靈所需的萬能點很多。

    王燦直接大批了的兌換。

    兌換了一千盒阿司匹林和一千盒三九感冒靈。他大手一揮,所有的藥物一箱一箱的,直接就擱在了地上,占了很寬的地面。

    李靖震驚了。

    其余的將領,也是愣住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到現在,都不明白王燦是怎么拿出這么多藥物的。

    這些陪著王燦的將領,實際上對王燦有一定了解,但實際上呢,又不是太多。畢竟王燦和李淵、李世民等人的關系,少為人知。一般不到這個層次的人,還真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此刻,卻是都愣住。

    李靖最先回過神來,咽下了一口唾沫,道:“王先生,這都是治療的藥物?”

    王燦說道:“這兩種藥物,一種是退熱的,一種是治療風寒感冒的。兩種藥物,搭配著使用。立刻按照上面制定的計量,發放給患病的士兵。一日三次,都是飯后吃。相信很快,這些人都可以恢復過來。”

    系統出品,必屬精品。

    從系統內兌換出來的藥物,不可能是假貨,而且藥效都是極強的。

    李靖當即就吩咐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個個士兵進入,把藥物搬走,短短時間,便全部發放到隔離開的士兵手中。這個時候的李靖,再也坐不住了,干脆是直接到了隔離的營地區域外。

    他要等著看結果。

    王燦卻是沒去。

    他相信最終的效果。

    王燦回到了自己的營帳,這是李靖專門安排的,寬敞透亮,而且布置極為不錯。王燦坐在營帳中,卻是安排了人去通知普濟和玄照。

    兩人身著單衣,外罩袈裟,手中不離開達摩禪杖。

    雖說營地中有疫病,但是兩人卻不受影響,雖說兩人的年紀是比較大的。可是,兩人身體卻是極好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普濟和玄照同時上前行禮。

    王燦擺手道: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普濟和玄照道謝后,恭敬坐下來。

    王燦說道:“你們如今在軍中,對吐蕃方面的情況,有了多少了解?”

    普濟道:“回稟公子,我們當下,對于吐蕃的情況了解不多。主要原因,是帶來的一部分僧人,眼下雖說進入了吐蕃,但還沒有消息傳回來。我和玄照師弟的打算,是等消息送回來,再根據反饋的消息,決定該如何傳教。佛法在吐蕃的傳遞,因為沒有根基,所以這一傳播,速度會慢一些,但是要確保,真正能立足。”

    王燦道:“你的考慮是不錯。”

    普濟繼續道:“當然,我和玄照師弟也認為,佛門要在吐蕃傳教。首要的一個問題,是至少吐蕃官方不會打壓。一旦吐蕃贊普要出面打壓,那么即便是我們傳播廣泛,但也無法時候生存。只有官府不會打壓,我們能隨意傳教,那么一切就沒有問題。因為即便是吐蕃本土的宗教,想要抵擋我們傳教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憑借我和玄照師弟的實力,加上有公子贈送的武器,在吐蕃境內,我們可以說,那近乎是可以橫掃的。”

    王燦道:“不錯,你們考慮周全,很是不錯。佛門一直在中原傳遞,在中原有佛門諸多的先賢,但是佛門不曾擴張,你們兩人,如果能讓佛門擴張到吐蕃境內,甚至在西域傳教,那么你們在佛門的歷史上,必然可以留下重重的一筆。”

    普濟道:“這都是公子引導的結果。”

    玄照也道:“都是仰賴公子指點。”

    兩人對于王燦,都是極為尊敬的,因為有王燦,才有兩人的現在。尤其兩人曾經,雖說是各自寺廟的主持方丈,實際上,也就是那點追求,整日看看功德箱,看看功德箱中的錢。

    除此外,再無其他。

    如今,卻是有了追求,不僅是實力的提升,更是眼界拓寬了。

    王燦說道:“你們既然有自己的追求和打算,便放手去做。至于朝廷和吐蕃的戰事,不會有任何的意外,朝廷必定會取勝的。”

    普濟說道:“如果公子不來軍中,我和玄照師弟,肯定沒有足夠的底氣。但現在,我們卻是有十足的底氣。公子在,要破掉吐蕃,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王燦道:“我僅僅是給了藥物,讓李靜救治士兵。至于軍陣交戰的事情,我不插手。更何況,李靖本就是老謀深算的人,他自然會安排好一切。”

    普濟道:“有此足矣,因為眼下對李靖來說,最為麻煩的問題,就是軍中的風寒病。一個個士兵,發燒難以壓制,病情很是嚴重。如今,有了公子的藥物,將士沒有了性命威脅。那么接下來,一切就好辦了。”

    玄照也是開口附和。

    兩人對王燦,都有十足的自信。只是覺得王燦出手,一切都不是問題。
Back to Top
湖北快3开奖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