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女生言情 > 盛少寵妻100式

第2926章 要限制她自由了

    第2926章 要限制她自由了

    盛亦朗拿出手機,撥通了一個號碼,沒一會兒,他溫聲開口,“你過來一下吧,送穆小姐回家。”說完,他就掛了手機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撥通了一個號碼,輕聲說道,“東西可以送過來了。”然后又掛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東西啊?”女孩兒站在他身邊,有些疑惑地望著他。

    他放下手機站起身,“謝謝你這段日子對我的照顧,我也正好要去俱樂部看看,君浩叔叔交待給我的事,我也不好撒手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看了看他,“那我上去收拾東西了。”反正已經得到他的允許了,說完,她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盛亦朗凝視著那上樓的背影,突然覺得時間過得很緩慢。

    他喜歡她,是真心喜歡。

    以前,他以為感情一定是一見鐘情轟轟烈烈的,可是現在他并不這么想……

    愛情就是一種感覺,感覺對了那就是愛情。

    不過不管時間過得多緩慢,他還是會耐心地等待她。

    等她長大……從今天起,他會關注她的成長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,院子里開過來一輛車,盛亦朗朝外面走去,過了一會兒,他從對方手里接過一箱土雞蛋和一個盒子,“謝謝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氣,我還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盛亦朗將東西拎進門的時候,妙思拎著粉色的行李箱從樓梯上走下來,“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從俱樂部弄來的雞蛋,給你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?”妙思下了樓,放下箱子,整個人都是震驚的,“干嘛呢?居然給我帶這個?”

    “不是說了么?這個很有營養,你還是個孩子,正是長身體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妙思朝他走去,“盒子里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最喜歡的咖啡,從君浩叔叔那里弄來的藍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妙思又是震驚,她覺得挺尷尬的,“這樣好嗎?人家自己收藏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喜歡就好。”他唇角輕揚,那唇角揚起的弧度真的很好看,“別想太多了,這就是我送給你的,至于欠叔叔的人情,我自己會去還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真覺得挺不好意思的,“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啊?”她感覺到了,傻呼呼地問出來。

    盛亦朗望著她,一時間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好在她也沒再追究,“司機什么時候過來?”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盛亦朗對她說,“回去以后呢,你好好學習,什么時候想玩游戲了,什么時候有時間了,你隨時跟我聯系,我帶你去俱樂部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妙思心想,當然要好好學習啦!如果能夠跳級就更好了!

    花最短的時間,學最多的知識,這就是節約了時間啊!

    然后她可以把節約出的時間做更多自己喜歡的事情,比如打游戲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,一輛粉色邁巴赫開進了院子,停在白色瑪莎拉蒂旁。

    盛亦朗替她拿過箱子,然后拎過了那一箱雞蛋,“拿著咖啡,走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她從茶幾上拿過小盒子,趕緊跟上了。

    將東西放好,替她打開車門,護送她坐入車里,然后對司機說,“送她回穆家園林,謝謝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氣,盛少。”

    坐在副駕駛里,系好安全帶的女孩轉眸看向他,朝他揮揮手,“再見,照顧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點頭,那唇角柔和的弧度依然很好看。

    在盛亦朗的注視下,車子開遠了……

    妙思輕嘆一口氣,轉眸望著車窗外緩緩后退的風景,心里有一點點小小的失落。

    不到半個小時,妙思被送入了家里。

    司機幫她把東西拿下車,然后傭人幫忙拿進去。

    她留司機進去坐一坐,司機微笑著婉拒了,然后她沖他揮揮手,“謝謝你送我回來,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穆小姐,再見。”

    然后車子開走了。

    妙思已經很久不著家了,傭人和管家見著她很是高興,一個個噓寒問暖的。

    “小姐,想吃點什么?我吩咐廚房馬上去做!”

    “小姐,先進去吧,外頭風大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您最近去哪里了?在外面玩得還開心嗎?”

    穆妙思回神,微笑著看了看身旁的人,然后朝客廳里邁開了步伐,“我挺好的,在外面很開心,現在肚子不餓,也不想吃東西,你們不用太緊張我,該忙什么就忙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進了客廳,唐糖正好從樓上下來,“妙思,真是你回來了啊。”她還是很高興的。

    穆妙思也很高興,“媽媽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樣?傷好些了嗎?”唐糖問道。

    而此時,客廳里站了不少傭人,管家也在呢,妙思還是警惕的,她沒有回答,而是轉眸看了看大家。

    大家也疑惑,傷?誰受傷了?

    唐糖從女兒的表情,也很快意識到了些什么,連忙轉移了話題,“妙思,要不要吃點東西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媽媽,我不餓。”

    唐糖下了樓,她親和地看向大家,“你們都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太太。”

    沒一會兒,大家都散開了,只剩下妙思和唐糖在。

    唐糖朝女兒湊近,小聲詢問道,“他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,天天擦藥,一天比一天好,他也沒說痛。”

    唐糖終于放了放心,畢竟他是為了女兒才受傷的,“妙思啊,以后不要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意思?”小姑娘真的沒有聽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是一個小學生,你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學習。”唐糖臉上沒了笑容,多了一絲嚴肅,“我和你爸爸商量過了,你應該以學業為主,以后不能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妙思不甘心地攏了眉,受管制了?

    “你應該像其他孩子一樣,天天去學校,用心讀書,考上理想中的大學,然后完成自己的人生目標。”然后,她朝女兒伸出手,“把卡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卡?”

    “你的銀行卡,零用錢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穆妙思意識到什么,“您要沒收嗎?”

    “我幫你保管。”唐糖說,“你需要的任何東西我都會給你買回來,這樣你的心思就可以完全放在學習上,買東西很費時間的,有時候要千挑萬選。”

    妙思的心臟仿佛跌落到了谷底,她總算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限制自由,從掌管經濟開始。

    望著母親伸在面前的手,想到這是爸爸和她的一致意見,她就知道現在說再多都沒用了。
Back to Top
湖北快3开奖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