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女生言情 > 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垃圾場

第一千九百零七章洗經伐髓

    第一千九百零七章洗經伐髓

    “什么千百萬年一遇,就是一個廢物,我聽說現在就在雜役峰干活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這么慘啊,還不如我們玄脈黃脈。”

    面對一眾人等的議論,楚天行輕咳一聲,而后說道:“好了好了,別爭論這些沒用的,死脈調養好也不是沒有的事情,難道無量宗當真會收一個廢物嗎?”

    一眾弟子聞言也不說話了,徐帆若是真的恢復了血脈,那么將來的成就必然無可限量,在這實力為尊的高等位面,有些話說出來的時候還是要好好考慮的。

    不過吳冥卻是冷聲一笑說道:“他若是能恢復,我的名字都到著寫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些人議論紛紛的時候,在雜役峰之上,徐帆扶著肩膀回到了自己的宿舍,一個非常簡陋的石屋。

    劉長老已經在這里等了徐帆許久了,在看見徐帆的傷勢之后不禁皺眉。

    “是誰干的?”劉長老問道。

    徐帆思量一番,劉長老也不一定能夠搬到吳冥那伙人,就算陳生承認是他下的手,以他的背景最后也就挨幾句訓,到時候自己的局面將更加被動。

    想到這些徐帆微微搖頭說道:“這是我自己撞的,和他人無關,多謝長老關心。”

    聞言劉長老也是十分意外,打量了徐帆好久,良久之后才開口說道:“也罷,那么我現在便幫你調理吧,今天先幫你打通經脈。”

    徐帆對著劉長老微微點頭,而后平躺到了石床之上。

    隨后只見劉長老大手一揮,一股柔和白光緩緩朝著徐帆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徐帆只感覺如沐春風一般,一股暖洋洋的感覺襲上心頭,徐帆累了整整一天,此刻完全是憑借意識強撐著只見,在這股柔和的力量之下,徐帆瞬間便沉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有城府,能隱忍,這份心性定能成大。”

    在徐帆睡著之后,劉長老看了眼徐帆身上的傷勢,只見劉長老不禁微微搖頭,而后說道:“這些人當真泯滅良知,一個低等位面的晚輩都不放過。”

    言罷,劉長老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小瓷瓶,漆黑的藥膏倒在了手上,而后非常均勻的涂抹在了徐帆的肩膀上,徐帆肩膀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。

    此刻徐帆盡管在沉睡狀態,可人就發出了一聲極為舒暢的呻吟聲。

    做完這些,劉長老開始準備幫助徐帆打通經脈。

    在觸及到徐帆手腕的一瞬間,劉長老面容顯得十分震驚。

    猛然間劉長老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經脈完全通暢!!這怎么可能,若是這小子不是生在低等位面,此刻是多么恐怖的存在啊。”

    劉長老再次把住了徐帆的手腕,而后臉色的震驚之色更為濃郁。

    “天吶,血脈竟然和金丹完美的契合了,若不是低等位面靈氣不夠充裕,這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在這種震驚的狀態之中持續片刻之后,劉長老長出一口濁氣,望著窗外的天際,喃喃自語到:“如此絕頂的天資,萬不該來雜役峰啊。”

    說完劉長老也是長嘆許久。

    不知道過了多久,徐帆才緩緩醒來,醒來之時發現劉長老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走了。

    讓徐帆十分驚喜的是,自己的肩膀傷勢已然是完全恢復了。

    徐帆活動了一下手臂,這種感覺根本不像是受過傷的樣子。

    此刻徐帆也心中也是十分動容,不禁微微搖頭道:“強者的手段此刻我當真是望塵莫及,我一定要變得更強!”

    徐帆說著還捏了一把拳頭。

    就在徐帆捏拳頭的時候,發現手上卻是膩乎乎的。

    “好臭啊!”

    一股極為難聞的酸臭味傳到了徐帆的鼻腔之中,片刻之后徐帆發現,這膩乎乎的東西幾乎遍布他全身上下。

    徐帆本就是修煉之人,對于這種洗經伐髓早有耳聞。

    徐帆活動了一下身子,原本這俱凡人的肉身此刻,單單肉體不知道比之前強橫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整個身體都覺得輕飄飄的,好不自在,一股愉悅直傳心頭。

    這樣的狀態,平日雜役峰的工作,徐帆是再也不用擔心了。

    對于往后,徐帆又有了美好的憧憬了,身體的改變不禁讓徐帆有種天高任鳥飛的感覺,一股無拘無束的自由感襲上心頭。

    隨后徐帆簡單的沖洗了一下,之后徐帆又服了一枚丹藥。

    配合這丹藥的藥力,徐帆將純陽劍法修煉了一遍,之感覺威力倍增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時間內,雖然張管事盯的很緊,但徐帆十分輕松的完成了任務,讓張管事無處發難。

    這幾天之中,徐帆驚喜的發現,自己沒修煉一遍純陽劍法都有一股極為精純的力量融入丹田之中。

    徐帆每天夜晚都獨自在雜役峰修煉。

    然而徐帆不知道的是,他這一舉動劉長老卻都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一日,兩日……

    一連十多天劉長老見徐帆都如此堅持,不由有些動容,不禁嘆息一聲說道:“如此執著且天賦卓越,老夫無論如何都要幫他一把!”

    暗自下了決心,劉長老便離去了。

    徐帆依舊同往日一樣,一個人獨自在雜役峰修煉。

    可就在劉長老剛剛離開沒有多久,一個毛茸茸的小東西就溜達到了徐帆身旁,嘴里嗚嗚呀呀的哼著。

    徐帆看了一眼,原來是那只小奶貓,嘴里還叼著早前那只巨蟒的蛇肉。

    蛇肉被徐帆保存在了靈水之中,無論什么時候拿出來都和剛剛放進去的時候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顯然小奶貓是來和徐帆分贓的。

    徐帆微微搖頭說道:“你自己先吃,我再煉一會兒。”

    此刻徐帆感覺到了那股極為精純的力量正在不斷往丹田游走,此等緊要關頭徐帆自然是不想停歇。

    又修煉了一遍純陽劍法,徐帆感覺似乎沒有什么進展了,徐帆不禁微微搖頭,心里也是琢磨著是不是該弄一部上層功法了。

    “哼哼!”

    小奶貓見徐帆停了下來,又叼著蛇肉過來了。

    徐帆不禁覺得有些好笑,微微搖頭說道:“好吧好吧,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 自己小奶貓將蛇肉分成了兩分,用毛茸茸的小爪子將大份的推給了徐帆。
Back to Top
湖北快3开奖详情